【五爷专访】清华许哲欣和他的“未来动漫”

五爷按:
许哲欣是清华校园里的一名辅导员,但他“辅导”的领域略有些小众——未来动漫兴趣团队,一个一般同学答不上是什么的团队。五爷是个古人,对动漫着实懂得甚少,但知道园子里活跃着很多动漫爱好者。哲欣君带我们看看清华园子里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interview

未来动漫兴趣团队的大本营在C楼的407。这个不大的教室里,未来动漫的地盘里通常从早上9点到凌晨2点都会亮着灯,来自五湖四海、各个院系的同学进行一些一般人听不太懂的对话,对着电脑和数位板进行创作的工作。

C楼407一共有三个未来字头的兴趣团队,未来动漫是其中之一,现在有成员40多名。周六晚人气最高的时候推门一看,会发现他们的人已经快要溢出到别人的地盘上了。

“我觉得,目前限制咱们团队发展的最主要因素,就是地盘太小。”许哲欣看着满坑满谷的社员一本正经地说。

这位人称“许妈”的慈祥男生是这个神奇的团队的辅导员,2012年4月团队初创时,他是第一批加入团队的成员。团队在团委名下,有美院的老师提供指导,在第一次面试的面试官里,还包括了参与设计过奥运福娃吴冠英老师。

“都是大大啊。”许哲欣感叹说,“我当时可紧张了。”

那是团队第一次招新,十几名面试者几乎尽数录取。如今团队渐成规模,每学期招新报名者众,他们也开始进行认真拣选,希望让真正有志于此的同学获得机会。“要不特别有热情,要不特别有天分。要是单纯只想了解动画制作流程什么的,不如去看纪录片呀哈哈。”他笑道,然后挺认真地说,“学校给我们提供了设备、老师。我们希望能好好珍惜。”

未来动漫兴趣团队部分成员合照

未来动漫兴趣团队部分成员合照

我们在做什么

校内还有另外一个与动漫相关的社团——次时代动漫社。同样是动漫,倒让人不禁好奇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其实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许哲欣说。

在他看来,次时代作为一个社团,进行得更多的是做活动和宣传文化;而未来动漫则会自己动手,进行创作和培训。虽然两个团体会进行很大程度上的资源共享,比如内部放映以及一些动漫相关的活动等,甚至人员组成也有较大的穿插,但其性质、内容、目标基本都不一致。“这就跟雷锋和雷峰塔的差别一样一样的。”他补充道。

未来动漫平时除了提供培训,更多的是让成员们在一个一个项目当中去磨练技能。这些项目以一般是原创的动画短片或是游戏,目前已经有了不少成果。《树》、《水果惊魂夜》《拇指铐》这些精致的短片可以在线上看到。按照物理规律制作的游戏《第一宇宙速度》下月也会在app store上线。

这些项目有些来自于团队里一些美院同学的毕设,有些来自其他组织的委托,还有些则是全凭兴趣。采访时刚好碰上队内自定的一个时间点,大家正在给“汪汪”学姐,团队创始人汪明莹的项目画原画。

一个项目的时间长短基本没有定数,若是碰到赶ddl,大家拼命画,一两个月就能搞定;而若是没有具体时限,优哉游哉,就有点儿天长地久的意思。最长的一个项目名叫《切橙子》,到目前为止已经做了三年,才刚刚做完分镜和layout,还没有开始画原画。

Layout指的是动画制作中动态分镜的制作,是动画分工时需要的一个环节。任何一个动画制作的项目,并不仅是画画儿,其背后有基本的流程。从最初的剧本设计调整,到之后的分镜,若要进行进一步分工,则需要进行动态分镜,随后则是画原画,做后期,配乐……每一个小短片背后,都是一秒钟8张、12张,加起来数百张原画的稿纸,都有C楼402连续几个月亮到凌晨的灯光。

“画完可以去吃寿喜烧哦!”发着烧还跑来工作室画画的“二叔”李叔芹端着杯子十分开心地说。队里好多同学来自各种学院,也许也都各有课业,好吃的寿喜烧是队里激励大家完成ddl的方式之一。

不过,当真的被问到“是否会感觉到辛苦?”时,许哲欣带着点儿不可思议的笑容,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我觉得任何一个做动漫的人,都不会觉得生活太艰辛的。”

配乐师配音现场

配乐师配音现场

动画分镜.

动画分镜

我们追求什么

《切橙子》项目自三年前启动以来,负责人已经换了三个,团队里也有一部分优秀但是并未收尾的项目遭到搁置,基本是因为队员毕业离开了学校所致。“都是在手最熟,画得最好的时候走人的。”许哲欣有点遗憾,但他也理解,“对于一个学生团队来说,像这样的人才固定流失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另外,目前团队做出的许多优秀的作品,尽管很多都上传到网络中,但远未达到广为人知的地步。这与团队初创,尚无正式的推广部门也有关系。“等到团队成熟的时候,我们才会去进行推广工作。”

“所谓的成熟,也许是可以在这个团队中,让队员从零基础变成一个对动画行业有了解,也有一定技术的人。”许妈解释道,“正因为人才定期流失不可避免,所以稳定的人员培养就更加重要。”

发烧还跑来画画的“二叔”是美院大一的新生,专业是染布。同样来自美院的还有环境艺术大一的黄黎婕同学。她们都是艺术生,画工原本就扎实,一入队就来帮忙画稿子。

不过在团队里,也并不全是美院动画系的大触,更多的是其他学院的同学。现在未来动漫的队长青木哲也就是一位操着一口流利东北话的日本留学生,现在就读于中文系,经过四年历练,目前已经被国内某知名网络公司录取,励志要在中国发展游戏行业了。队里现在专注3D建模不动摇的李伯诚是自动化系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他甚至是从大四开始才加入团队的。

“团队给了非动画专业的同学们一个与行业接触,深刻了解这个行业的机会。”许哲欣说。

加入团队前,许哲欣是一枚技术宅,他为院系学生节设计过吉祥物,他也是人人网上家喻户晓的“尹福娘”头像的作者。但是如果没有加入团队,他大概会沿着工科男的靠谱轨道一往无前,但是加入了这个团队,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选择。

“那次的面试就是我第一次去美院,结构复杂,绕了很久才找到地点,但是我并没有迟到。因为真的提前了很久就去了。”他笑着说。

这份对动漫的热情延续至今,“我想我大概以后也会进入这个行业。”他说。而且在这个团队里,他并不是独自一人。团队中较为核心的队员们,毕业后全部都去了动漫和游戏行业发展,出国深造的两位同学,也都选择了相关的专业。

“有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一年我去了某个夏令营给一群初三升高一的孩子们做讲座。我当时说‘看过魁拔的同学情举手’。这些并未特地经过拣选的少年们,几乎全部都举起了手。”许哲欣说,“我对这个行业充满了希望。”

十年前,很多人对动漫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一些儿童动画片上,许多优秀的作品可能刚刚进入中国,仅仅是一部分少年人的消遣。现在的国产动画,虽然尚未形成较完整的产业链,但却也已初现规模。

这是条刚开始有人走的路,很年轻的样子。可是,也充满了希望和乐趣。

更重要的是,许多迈步走在途中的人们,真心实意地觉得,“任何一个做动漫的人,都不会觉得生活太艰辛。”

本文不允许评论